一种理想在招摇——裸心谷

发表时间:2017-05-08    来源:德清县委宣传部

 

 

 

  青山环抱,绿意如波,茶园泛香,曲曲折折的山间小径盘旋而上,小径两旁杂花生树,彩蝶翩跹,诺大的山谷里,星星点点地点缀着几十幢式样统一、精巧别致的林中小屋,如同山中精灵们的居所……

 

  只一眼,心就被裸心谷俘虏。

 

  作为中国现代民宿的领头羊和典范,这几年,裸心谷已经获得了太多荣誉。她的粉丝来自世界各地,对待他们中的每一个,她都热诚且保持着几乎透明的个性,犹如赤子,坦陈一切。而更多时候,她显现出的是一种旧时代贵族式的从容和优雅。在这个忙碌焦躁的物质时代,她的血脉里,依然汨汨流淌着浪漫主义和理想主义的血液。

 

  “裸心谷”就像一个才华横溢、又不可一世的诗人,以青山为纸,以绿为墨,刷刷刷几笔,就给自己圈起了一个独立王国。在里面,她率性地挥霍着她的才情与浪漫,潇潇洒洒地建起跑马场,引来山泉水,砌起蓝得耀眼的露天泳池,又将这种异常欧化的语言,天才地渗透到古典东方的语境中。茶园、夯土墙、竹子顶、旧木头、林中小屋,以及古老的石板山路……这一切,赋予我们一种诗歌的想象力,裸心谷,跟我们熟悉的诗人——曹植、王维、陶渊明一样,自在地描写着他们个人的经历、别离、饮酒,孤独、爱情或者月下的悠闲漫步。与此同时,也让我们触摸到叶赛宁式的朴素和优雅,以及里尔克式的高贵和内敛。

 

  裸心谷那混杂着淳朴与高贵、原始与现代、东方与西方的个人化语境,已然成为当代民宿文化的一处名胜,她以她的感性和对心灵最温柔的关照轻而易举地就消解了时间与空间的鸿沟与差异。不分种族,不分年龄,也不分时代,只有来自于人性深处的颤动,来自于对诗意生活对精神家园与生俱来的渴望和抚慰。

 

 

  沃尔科特说:“一种诚实的写作,范围不应该超出三十平方英里。”恰好对应于裸心谷的故乡——莫干山南麓一个生产毛竹、茶叶以及雨水,被叫做“兰树坑”的小山村。这是裸心谷的“后主领地”,也是她赖以生长的母土。她以她特立独行的自在和冷艳将自己从这块土地区别出来,但骨子里,她和她的家乡却始终保持着出奇一致的呼吸和节奏,简简单单,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返璞归真。璀璨的灯光让位于清风明月,现代娱乐设施让位于林中漫步,以及星光下一场一场漫无边际的闲聊。她让我们想起爱情本身的模样,也让我们看到生命本身的欣喜。

 

  虚化了时间空间,虚化了自然与人类的界限,裸心谷在塑造了自己独特风格的同时,也描绘了现代人共同的终极追求蓝图。无论富人,抑或穷人,无论东方人,还是西方人。

 

  所以,假如裸心谷会说话,我相信她会这样说:“我愿意被介绍为是一种理想,这令我骄傲。”

 

 

作者:苏苏(文)徐敏曙(摄)

主办单位:德清县文明办

建议使用谷歌浏览器或360极速浏览器以获得最佳网站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