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城区市民不放鞭炮叫好

发表时间:2018-01-03

  新年第一天,众多市民反映,县城中心城区再没听到往年要出现的嘈杂爆竹声。这里,我们要为“双禁”第一天,市民自觉不放鞭炮的行为,点一个大大的“赞”。

  往年的元旦前后,位于武康云岫南路的九霄烟花公司会迎来一年一度的销售旺季,而今年,这里的门市部“铁将军把关”,不见了烟花买卖。笔者发现该门市部卷闸门上面贴了一张通知:本公司门市部为响应政府“双禁”工作,于本月(2017年12月)25日停止营业。

  2018年元旦起,我县中心城区实施“禁售禁放”。许多市民都反映,今年的元旦,过得安静,安心。虽然笔者不能确定偌大的禁放区域内是否还会有人顶风作案,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大多数市民对鞭炮的禁售禁放令已经给予了行动上的支持。

  若有人问你,噼里啪啦的声音好听吗?相信大多数人很反感。电视节目正精彩的时候,响了;刚刚睡着的时候,响了;正在接电话的时候,响了;孩子正在做作业的时候,响了……有人说,鞭炮一响,孩子惊了,老人疯了,蓝天看不清了,只听到119“救啊救”,不知哪家遭殃了。更糟心的是,心脏病人吓一跳,医生没招了,你说该账究竟应该算到谁头上?

  为此,笔者对烟花爆竹列了五大罪状:一是空气污染罪。烟花爆竹燃放产生的粉尘和残留物含有大量有害化学物质,据报道,其中就有砷(砒霜的主要成分),你放在街路上小区内,但它经雨水冲刷流入下水道,最终流入了英溪河。二是噪音污染,这个你懂的。三是有可能让我们任何一个人成为无辜的受害者。尤其是在城区,建筑越来越高,一些高空烟花和“特大号”的爆竹极有可能钻进你家阳台和窗户,把你家烧了,别人燃放过瘾头,你却躺着中枪,弄得你家破人亡。而这样的教训,往年都有。四是浪费资源,纵容恶习。宝贵的资源纸张(树木)、化工原料只换来一声响一蓬烟,放完走人,不管他人,使人养成无责任心的习气。五是增加了环卫工人负担,放鞭炮者的快乐,实际上是建立在环卫工人的辛苦之上。

  既然,燃放烟花爆竹有如此罪状,那为什么到今天才会被双禁?毋庸置疑,今天仍有不少人希望不要禁放,其中有一观念起了关键作用,那就是燃放烟花爆竹被认为是传统文化。尤其是那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总被拿来用作禁放的挡箭牌。若谁提出禁售禁放,他们总能把烟花鞭炮描绘出诗情画意般的年味,让人怀疑禁放鞭炮是否有违传统?

  为此,笔者查找了不少资料,结果发现燃放鞭炮根本算不上什么传统,并且禁放烟花爆竹并不是现在才有的,古人恰恰也有禁放的传统。

  首先,此爆竹已非彼爆竹,古人说的爆竹,不是像后世那样鸣放鞭炮,而是真正的点燃竹竿,令其爆裂出声,因为当时还没有鼓捣出火药,即使后来发明了火药,也只是小弄弄,弄不出今天那么大的动静。到了后来,动静越搞越大,古人也开始禁止燃放了。至迟从明朝开始,就有官府禁止燃放的记载。如嘉靖年间,张时彻在江西巡抚任上,就曾发布告示,新岁不许粧架烟火,燃点花灯,及起放流星火炮、纸花爆竹等项。又如,清朝的宁波,也曾有过地方官为防止火灾而“禁元宵花爆”的举措,等等。

  所以说,燃放烟花爆竹,与其说之为传统,不如称之为陋习,其实中华的文化传统,也有对烟花爆竹禁放的传统。尤其是在环境压力越来越大的今天,在人口密集或容易引发事故的场所,你说应该选择什么样的传统更好?当然是一个“禁”字。

主办单位:德清县文明办

建议使用谷歌浏览器或360极速浏览器以获得最佳网站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