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越七旬独居老人 签署遗体捐赠协议

发表时间:2018-01-23

  

  家住禹越镇栖湖村的沈清志今年74岁。1月19日,他在遗体捐赠协议书上郑重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决定辞世后捐赠遗体,供医学研究使用。老人再三表示,这是他多年来的心愿,希望等到自己离世的时候,能为社会做出最后贡献。

  在栖湖村一间机泵房,记者见到了沈清志老人。老人步履蹒跚,头发花白,但思维清晰。几平方米的机泵房临河而建,阴暗潮湿,地上铺着几块碎砖,屋内放着一张简陋的木头床,几乎没有一件像样的电器,老人就常年居住在这个狭小的空间。

  老人一生坎坷。“我出生在上海,年轻时当过兵,支援过边疆,1985年来到了禹越,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虽然沈清志老人生育了一儿一女,如今却已经没了联系,仅剩下在上海的五个兄弟姐妹,平常也少有来往。每个月靠着低保户620元的补助和130元的养老金生活,日子过得十分清苦。

  在采访中,记者意外地了解到,虽然老人生活拮据,却很喜欢看报。他常年订《德清新闻》报刊,每个星期会走上3公里的路到镇上的邮局取报。决定捐献遗体,正是从报纸上看到的新闻。

  “我看到报纸上刊登过一则遗体捐献的新闻,深受触动,我觉得我这一辈子风风雨雨地走过来了,希望离世后能为这个社会做些贡献。”捐献遗体器官的想法由此萌生了,于是,老人按照报纸所提供的地址向省红十字会写了一封信,没多久,他们就与老人取得了联系。按照遗体捐献协议,老人承诺在自己离世后,自愿捐赠遗体可用部分。

  对于生死,老人看得很开。他一字一句地告诉记者,自己长期独居,无依无靠,多亏政府和乡亲们平日里给予帮助。一个人的生命是有限度的,希望走到人生最后一程的时候,能回报社会对他的关爱。

  如今老人把字签了,心里落定了不少。他复印了5份相关材料,打算邮寄到上海兄弟姐妹的家中,“我要跟他们交代一声,我相信他们会尊重我的这个决定。”沈清志老人捐献遗体的消息一传出,就得到了全村人的赞誉,大家钦佩老人的勇气,更被他的无私精神所感动。离开时,沈清志老人向记者说起了心里话:“我最担心的是万一哪天我真的不行了,要是没人发现的话,器官过了24小时就没用了。”老人希望自己捐献遗体的事能有始有终,真正地帮助到需要帮助的人。

主办单位:德清县文明办

建议使用谷歌浏览器或360极速浏览器以获得最佳网站体验